医院挂号“黄牛”三招猖獗抢号:靠关系内部拿号
栏目: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:2022-12-08
  记者近期在北京、广州等地调查发现,预约挂号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挂号难,但“黄牛”活跃,他们运用抢号软件等手段大量占据优质号源,几元的专家号倒卖到患者手中动辄两三百元甚至上千元,有“黄牛”月收入数万元。   承揽北京积水潭、协和、北医三院等医院挂号业务的张姓“黄牛”说,自己长期“从业”,熟悉各医院放号时间和规律,会先在网上收集患者信息,一到放号时刻,利用抢票软件争抢号源,有时一早上就

  记者近期在北京、广州等地调查发现,预约挂号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挂号难,但“黄牛”活跃,他们运用抢号软件等手段大量占据优质号源,几元的专家号倒卖到患者手中动辄两三百元甚至上千元,有“黄牛”月收入数万元。

  承揽北京积水潭、协和、北医三院等医院挂号业务的张姓“黄牛”说,自己长期“从业”,熟悉各医院放号时间和规律,会先在网上收集患者信息,一到放号时刻,利用抢票软件争抢号源,有时一早上就能抢到三甲医院100多个专家号。

  据记者了解,虽然各地普遍实行挂号实名制,但多数医院的网络挂号平台并未与公安部门的身份证系统联网,实名制成了“伪实名”。一些“黄牛”介绍,他们会利用已有身份证件甚至编造虚假身份信息,先将线上号源“秒杀”囤积,找到买家后取消原有预约,再立刻用患者真实姓名补占。由于预约不收费,即便号源最终没有售出,“黄牛”也毫无损失。

  为证实“黄牛”说法,记者在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上,用随意编写的身份证号和姓名竟也注册成功,并成功挂得北京一家三甲医院3月3日所剩唯一一张耳鼻喉科的专家号,此时系统显示“约满”。随后,记者取消了该预约,系统很快显示为可预约状态。

  考虑上网不便的患者,医院一般会在窗口保留一定比例号源,并定期将网上没有预约完的号放回窗口。一些掌握规律的“黄牛”早早排队占据“有利位置”,抢占剩余优质号源。

  多次到积水潭医院就诊的小张说,排在队伍前列的不少是“黄牛”,他们提前收集网上患者信息,前一夜就开始蹲守,甚至队首的位置都成了“商品”。记者在该医院排队挂号时,号贩子告诉记者:“你这位置肯定挂不上,队前面有位置,300块钱一个位,保证能挂上。”

  “广州挂号网”介绍其号源时称,“有医院医生、护士的关系预约,以及医院工作人员挂号或医生本人加号等。”

  北京某三甲医院一位外科医生告诉记者,一般来说,医生有权根据实际看诊情况加号做诊间预约,通过医生工作站系统就能操作。有“黄牛”便用各种方法获得这部分号源,一些医生的加号占满出诊时间,所以网上显示长期“已约满”。

  此外,也有个别医院人员和“黄牛”里应外合。这位外科医生说,他所在的医院就曾处理过与“黄牛”勾结的挂号前台工作人员。

  北京一家三甲医院门诊部工作人员表示,“黄牛”倒卖号源极大增加了患者成本。

  为打击新兴网络“黄牛”,各地卫生部门和医院相继出台措施防堵漏洞。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实时监控后台预约号池,对每个挂号的身份证、电话号码或IP地址都有自动约束机制。北京协和医院的挂号APP规定,只有在协和医院实名认证、办理就诊卡的患者才可以在该APP上绑定、预约和支付。

  北京北斗鼎铭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和说,长期、大量倒卖号源是扰乱医疗秩序、破坏公平的违法行为,可以按照非法经营罪判处刑罚。但从各地实践看,大多是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来认定。应依法加大打击和惩处力度,提高“黄牛”违法成本。同时,医院也要强化内部管理,避免出现内外勾结。此外,可进一步完善规则制度防“黄牛”。

  号贩子利用预约挂号APP抢号 14元专家号卖800元2015-07-16

  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需要哪些条件?优化是不是完全放开?家中是否需要储备药物?这场发布会上,回应这些热点

 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《关于进一步优化落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》

  在津科技工作者学习二十大报告振奋精神 迎难而上创新发展 为科技强国添底气

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:font color=#666666